快捷搜索:    翡翠  c4rp3nt3r      君子    乾隆

眉眼如秋水,玉肌伴清风

        美人如玉剑如虹。在世人的眼里,玉石外表红黄墨青的皮色,恰似美人身着绚丽娇美的衣裳;玉石纯净无瑕的玉肉,恰似美人冰晶雪白的躯体;玉石散发的温润皎洁,宁静祥和的光芒,恰似美人一颦一笑,娴静淡雅的气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玉石集天地之精粹,融日月之光华,玉表的皮色是山川日月,风霜雨露浸润洗礼之结果,形状是风吹雨涮,沙磨水淋,山川地质变化,江流奔腾造化之结果,故而其红皮白肉,温润娇艳,天然之美,无须人工雕虫小技,便能以圆润的形态,娇美的皮色,温润的质地,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力和美的感染力


玉美人
 
        故有“美玉不琢”之说法,恰似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天生丽姿,一颦一笑,便闭月羞花,倾国倾城,一动一静,便沉鱼落雁,仙姿神韵

       用世上最美的事物赞誉都觉得是累赘,是多余,不能彰显出那股一眼倾心,一望销魂的身姿。故而,诗人们用浪漫的心,华彩的文,不知道是用美人形容玉好,还是玉比喻美人好,从此衍生出了一些读起来就像月光一样柔和,清泉一般澄净,牡丹一样娇艳,水仙一般清新的诗歌,成语,典故,尤其是特别天真浪漫的诗人,往往会不经意间,将美人融入到玉中,将玉融入到自然造化的美中,如李白,秀色掩古今,荷花羞玉言;如李商隐,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如曹雪芹,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曹雪芹说,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在我看来,女人是水的眼睛,雪的肌肤,冰的筋骨,玉的心灵,故而美人如玉,是中华民族千年来对自然美不懈追求的一个语言浓缩,更是天人合一,内外和谐思想的体现。

      当代的玉雕家,将传统的玉雕工艺与西方的雕塑艺术相结合,将女性题材的玉雕工艺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境界,通过流转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女性形体的妖娆多姿,同时突出女性的秀发,俏首,丰乳,纤腰,肥臀,细腿,此为女性形体美的魅力所在,巧妙地将这种美简约化,抽象化,将女性的灵动妩媚之美展现的一览无遗,更具有视觉震撼力和艺术感染力,这种写真与夸张并存,高贵与典雅相携的玉雕风格将女性玉雕艺术推上了一个高峰。


玉雕美人
 
       玉石的温润,没有金的炫耀,没有钻石的灼热,没有宝石的璀璨,但是玉石能够化作天地万物,以天地万物来寄寓所有的美好祝福和吉祥祈愿,女人佩玉,不张扬,不炫耀,是个有故事的人,能够眼如皎月散清辉,面如水仙美玲珑,是心的宠辱不惊,是灵魂的气定神闲。

       而这份静雅、包容、祥和的美,叫做气质,而这气质的展现,是玉对其肌肤浸润,对心灵洗涤的结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