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翡翠  c4rp3nt3r      君子    乾隆

一尊南红小印章竟拍到300万?

       在清宫,印章是十分重要的文房用品,它和帝后的日常文化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展阅御府书画,钤于其上的林林总总的各式帝后印章显示出它们各自流传的经历,观摩之余,总能给人一种别样的享受。环视宫中殿宇,鲜活的帝后印章遗迹更是比比皆是,它们与众多的牌、匾、联、额一起,构成了宫殿建筑室内外装饰装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皇帝玺印及其使用遗迹广泛分布于各类宫廷文物之中,成为宫廷收藏的重要鉴别依据。尤其是乾隆皇帝,一生刻制了大量宝玺,或用于御笔书画的钤盖,或用于书画和典籍的鉴藏标识,成为此一时期宫廷文化繁盛的重要物证。


乾隆南红印章
 
        就在6月6日的保利拍卖会上,缠丝南红玛瑙朱雀钮宝玺「丛云」拍出了380万人民币的高价。谁能想到,在半年前的西泠印社秋拍上,此方小玺就藏身于一组不起眼的印章之中,而当时仅仅拍出了1.8万人民币。这方小小的印章,究竟有什么魔力?让当时的买家短短半年之内净赚300多万?
 
        原来,小小的印章之中却藏着大秘密。2016年12月西泠印社拍卖会后,经买方研究,这方印章竟然能在数百幅清宫旧藏书画中找到,乾隆皇帝爱不释手的“丛云”印章才是它的真实身份。
 
        此玺南红质地圆雕朱雀钮,通高2.7厘米,印面宽1.05厘米,厚1.65厘米,印文为阳文“丛云”二字。在现藏于北京故宫的《乾隆宝薮》、《嘉庆宝薮》和《道光宝薮》中都有明确著录,经与实物比对,无论是材质、体量,还是篆法布局都与《宝薮》中的记载完全相合,可以确定此玺为乾隆皇帝宝玺的真品。这里将有关此方小玺的资料胪列于后,并略作分析,以便于有兴趣者鉴赏之。

        关于皇帝御书钤用宝玺的印文,乾隆皇帝曾有过相当精辟的论述。他说:“夫天子宸章,择言镌玺,以示自警,正也。即偶寓意别裁,然近玩物,不足为训。”认为皇帝的印章要充分体现自己的性情和意志,要有感而发,有针对性地刻制,从而起到警示自己鞭策自己的作用。


南红印章
 
        他同时还给出了一些可为典则的实例:“如皇祖之‘戒之在得’、皇考之‘朝乾夕惕’、朕之‘犹日孜孜’,莫非寓戒慎之意。”而此方“丛云”小玺的印文从字面上来看显然不具有这样的意义,应属于“寓意别裁”之列。但选取这样的文字刻制宝玺对乾隆皇帝而言也并非毫无缘由,而是有其原因的。

        我们知道,乾隆时期许多御用宝玺的印文来自于他为各个宫殿题写的匾联,如“得句因新意”、“耽书是宿缘”玺就是乾隆皇帝为弘德殿题写的对联,“新藻发春妍”玺则是他为养性斋题写的对联。而“朗润”、“鉴古”、“芝田”小玺则来自于他为建福宫各殿题写的匾额。出于同样的做法和思路,乾隆皇帝用为养心殿题写的“丛云”匾的匾文刻制小玺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此方小玺在乾隆、嘉庆、道光宝薮中都注明材质为玛瑙,这与实物是一致的。将该玺印面与三帝宝薮中的印本对比,印面残损的过程一目了然,状况与实物也非常一致。该玺之材料色彩丰富,下部为红白相间的纹理,切割成印体,上部利用红色雕刻一只朱雀,似浮于水面之上,翅膀、羽毛、头部雕刻精细,栩栩如生。印体中上部四周刻一道弦纹和卷叶纹,线条有力而流畅。该玺俏色工艺运用得当,显示出制作者很好的设计和对印料的掌控能力,体量不大,但显得极为可爱。


南红印章从云
 

   接触过保山南红的都知道,无裂不保山,但偏偏缠丝南红裂少,我想这也许是乾隆爷为啥选择一方缠丝做玉玺而没有选择柿子红的缘故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