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翡翠    和田玉    c4rp3nt3r  南红    

玉瓶泻尊中,玉液黄金脂

        中华民族是崇尚酒文化的民族,酒文化代表的是自由、浪漫、幻想和豪情,被古今许多诗人词客吟咏,寄托着个人心中的情怀,而盛酒的器皿便随着酒文化的普及而成为广受欢迎的对象,瓶便是其一,随着世俗社会的发展,瓶中装的不仅仅是酒,而更多的是财富、身份、地位的象征,用金、玉、宝石等珍贵的物质制作,成列、摆设,成为了社会上普遍流行的用来彰显财富的方式。下面展示的一组和田玉玉瓶,便是浓缩了中华民族玉雕艺术之精粹的靓丽的风景线,让广大的读者赏析中国艺术之美,感悟中华文化之博大!

双兽耳玉瓶
 
       古人制作玉器时不仅注重原料美、质地美、颜色美、造型美,而是把人类的精神文明化为玉器的灵魂,给玉器玉雕以生命,给玉赋予了更深刻的内涵。清代考据学的发达,掀起复古风尚。工艺造型艺术及纹饰图案都受到这种时代风气的影响,明显的表现于仿古器物的风格中。因为清代年间这种创作风格极盛,又得到皇帝的鼓励,传世的佳作,以这段期间的作品数量最多,且都端正规矩,肃穆庄重,刻工精细,毫无苟且之处,都是出自当时最好的玉工之手。此玉瓶体积较大,整体呈扁形。盖雕圆钮,盖壁雕皮球纹,双兽衔环耳,通体雕回纹,此器以天然之玉质与仿古之器型取胜,雕琢精细,亦契合“清代玉”之“古尚简约”的美学理念。

白玉大吉葫芦瓶
 
        清代的玉雕业整体继承了明代的制玉艺术,玉工只是在造型、审美趣味上做了一定的探索,因此在局部细化上有一些变化。瓶是清代重要的玉陈设品,多为扁形,上下腹部宽窄不一,颈两侧饰有不同造型的双耳,此外器形变化多端,有四方形,八方形状。清代玉器以现实主意的创作方法和形式多样的审美意趣征服了收藏家,散发无穷的魅力。此玉瓶雕圆钮瓶盖子母口结合,优质立体圆雕而成,如意双耳,长方形体。局部有黄色沁,玉瓶通体雕山水图。山峦起伏,逡巡逶迤,屋舍隐落,相邻为伴,远山近景,相得益彰,层次清晰,疏密有致,构图平易,意境深远。雕刻精微细致,瓷瓶为清代时期中之典型器。

        白玉大吉葫芦瓶取整块和田玉料制成,取葫芦瑞物为形,侈口,束腰鼓腹,底足高深外撇,器形硕大,丰润饱满,掏膛匀净,雕工精细。瓶盖饰如意耳,刻有团寿纹样,耳上套活环,细腻精巧。瓶身通体浅浮雕枝蔓花叶纹饰,枝叶茂盛,婉转舒展,重迭交错,画意工整流畅。瓶外壁上部以浅浮雕精琢“大吉”二字,两侧出耳,以硕大蝙蝠衔磬,祥蝠振翅,福临喜庆。下部浮雕开光“囍”字,接连玉磬纹饰,两侧高浮雕以“寿”字,寓意喜上加喜,福寿连年,万寿无疆,永无穷尽,彰显帝王尊贵。两岸故宫藏有多件类似纹饰和形制的陈设器具,且所用材质丰富,有瓷质、玉质、铜质、掐丝珐琅以及各式镶嵌瓶等,此类形制于宫廷之中所受推崇之度,可见一斑。


白玉浅刻描金抱月瓶
 
       白玉浅刻描金抱月瓶亦称宝月瓶,小口、直颈,颈侧双耳,腹似满月。其外形最早源自宋元时期流行于西夏的陶制马挂瓶,左右双系,用以挂于马鞍之侧,极具游牧民族特色。明代艺术家继承并发展了元代蒙古贵族的审美,以青花装饰抱月瓶,将色彩与器形完美融合,使其跻身艺苑,登堂入室。抱月瓶以永宣时期最负盛名,康雍两朝多有仿制,乾隆皇帝喜爱有加。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之「记事档」载,乾隆帝曾多次下令烧造马挂瓶。抱月瓶是清宫重要的陈设瓷器之一,其外形与材质亦不断创新,异彩纷呈。

       此器即在传统瓷质抱月瓶的造型基础上,以和田白玉雕成。瓶身由浑圆变为椭圆,瓶口加半圆形盖,盖上有饱满的菊花形钮;瓶底起圆润的圈足,纤秀而稳定;瓶颈两侧巧做威严的象首,象鼻处套活环,把玩时发声清脆悦耳。整器圆上加圆,环环相扣,寓意美好,紧凑而不局促,与清宫旧藏的同时期的兽耳活环瓶、碧玉兽面活环瓶等仿古之作如出一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