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翡翠  和田玉    南红    c4rp3nt3r    绿松石

精湛的琢玉工艺丰富再现了创作意境

自古以来“巧夺天工”,是对那些传世工艺美术佳作的形容及赞美,强调的是巧妙的构思,精湛的工艺。作为传统的雕刻工艺品,优秀的玉雕作品同样展示出了其工艺的精美与精巧。正因为如此,它们才可以流芳百世,代代传承。
造型端庄,线条流畅、刻画细腻、雕琢精微……是优秀工艺美术品入列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之一。由此,方可充分体现作品的意境与内涵,强调的依然是工艺,工艺美术品离不开工艺,特别是精湛的工艺……,工艺美术史的发展规律也证明了这一点,玉雕亦不例外。
当然同其他雕刻艺术品比较,因其材质的特性,玉雕又有着它自身的特点。从玉文化的发展历史来看,玉雕制品无论是作为实用品还是装饰品,其中那些流传至今的优秀玉雕制品,充分说明了在玉雕作品的制作过程中,制作工艺占有着相当重要的位置。
例如:红山文化玉器、仰韶文化玉器、良渚文化玉器、龙山文化玉器,一直到春秋战国西汉、东汉至明清的传世佳品,无一不是以工艺的精细、精致为我们后人再现了一种精深的文化脉络,铸就了一种文化古史,这就是独具特色的中国玉文化史。
精湛的琢玉工艺丰富再现了创作意境-玉文化
为什么要强调玉雕工艺的重要性:
1、通过工艺反映当时社会文化、思想、价值观。
“文以载道”,这一点也同样体现在任何艺术形式中,玉雕也不例外。总的来看玉器从最初的形式发展到后来的多种形式,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与制作工艺的提高而注入了更高级的价值观念和社会意识形态,而成为了一种文化载体。
原始文化中,从红山文化玉器到良渚文化玉器,治玉工艺与石器工艺出现分离,造型多样,纹饰复杂,雕琢工艺有阳线、阴线、平凸、隐起阳线、双勾隐起阳线、甚至出现游丝毛刀纹、或朴素稚拙,或雄浑豪放,精益求精、刚劲有力。纹饰的刻画反映出当时的社会对大自然和神的依赖性,人与神的形象结合以讫求占胜自然,躲避灾害。
唐代,由于社会文化的强大兴盛及对佛教崇尚,玉器的型制与纹饰追求华丽向厚重及礼佛发展,将其他门类艺术技法运用到玉器的雕刻中,雕刻工艺出现了园雕、透雕、花卉鸟兽玲珑剔透。
宋辽金元则丰富了渔猎守射的题材。
到了明清时代由于文人的介入和皇帝贵族的干预,玉器纹饰中出现了山水写意,诗词书画及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饰品和器具。玉器风格出现多变、华贵、繁复的特点,雕琢工艺达到了历史的最高峰端。
2、玉雕工艺反映当时社会的技术水平和经济发展
原始社会由于生产水平低下,生产技术及工具的落后,玉器都是一些型制较小的物品,其工艺也比较粗糙。到了封建社会随着铜器与铁器产生,人们发明和制作了各类金属工具,它大大提高了生产力,同时提高了制作工艺水平,出现了一部分大型玉雕作品。试想上述这些历朝历代的优秀工艺品,如果没有那令人惊叹的制作工艺与精美纹饰,我们何以考证及了解当时的社会以及民俗民风。
3、玉雕工艺反映制作者的世界观
工艺的优劣,决定了玉雕作品的成败,古人云:“玉不琢,不成器”,一个琢字道出了其玉雕制作工艺的主导性,没有“工”,就无“艺”,没有“工”,就无从谈“艺”,就雕琢而言,“工”起到了主要的作用。
然而,琢多琢少,没有定论,这一点可以肯定,但是一定要琢。至于工艺的繁简,量多量少,不是绝对,没有严格的分别,因材而施,因人而异,相对而言,相对而论,没有标准,更不可能有定律。
因生活和思想的复杂性、多变性,同时也为了满足、丰富人与社会的多种需求,工艺的表现手法、方式同样也呈现出它的多样性,复杂性,而绝非单一的、片面的。
届时工艺的繁简精细程度,最后所揭示的艺术的思想主题,文化内涵,均反映出琢玉人自身的技艺、学识、修养等综合素质,以及对材质,包括形态、色泽、质地的充分合理的运用。
所有这一切只有通过工艺的实施方能表现与展示出来。因此,在玉雕制作的过程中不能没有“工”,而是要更加强。只注重表现材质,而忽略思想、观念主题的表现,这类作品是浮浅的,因缺少琢磨而无从推敲,生命力不强,或根本没有生命力,不值得提倡。
“艺”是需要人“工”后天不断的加强充实,才得以完成实现,而是不是简单的再现。
那些大自然造就的一些形态优美,造型奇特的石木等等,所谓鬼斧神工,它们也有“工”,是自然赋予的“工”,它们经过漫长岁月的精雕细琢,由时光将其一点点雕琢而成形。这里面依然是“工”不可没。
试想故宫博物院历代藏品没有了那种精致巧妙的工艺,还值得流芳百世吗?
艺术作品是由人类劳动创造的,它承载了社会文明与发展的信息。是人类文化思想的结晶,社会文明的象征,没有人的智慧劳作,艺术何以产生。
艺术再现不是一个单纯的问题,简单的工艺难以满足深厚的艺术需求,文化思潮也不应该倾向于回归原始,一味的追求物质感观,述求表象,那么工艺必将淡化,而缺少精致、精细的玉雕制品,将难以承载社会文明与人类文化的信息。
4、玉雕工艺的师法自然、浑然天成
从观赏的角度来讲,玉雕作品或工艺品可分为多种形式。
一种是经雕琢的,主题明确,一目了然,谁看了都明白,表现的是什么东西,什么题材,什么思想,唯工艺帮助我们解决了观赏与理解的问题;
第二种是未经雕琢的,自然形成材质,原材料本身无需任何琢工,即可成为理想的收藏品、观赏品,有形象的、有抽象的,此类品种大多主题不明确,给人以不确定的因素较多,透露着物种原始的韵味;
第三种是那些经雕琢的,且形制抽象、造型奇特、纹饰神秘的制品,运用抽象的艺术语言来表达人们的思想、意识。
如前所述由于此类作品型制的随意性和含义的不确定性,它给人们的观念、思维造成不同联想,产生多种理解。
形式不同,内涵不同,形式相同,内涵也可不同。不同的人观赏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同一个人也可生出不同的结果,不同的时间、地点,同样能得出不同的结论。
这一些都应视人的经历不同,修养不同,角度不同,理念不同,而结论也不同,艺术可让人天马行空的想象,人云亦云,无所定向。
艺术的倾向性不明确,思想性不强,艺术观念模糊,因为工艺的缺失,所以,抽象的东西是有局限的,揭示艺术观念浅显不明,感观不强烈,感受不深刻,欣赏的程度、范围有限。
5、玉雕工艺的多角度、多方位互动感应
还是从“玉不琢,不成器”谈起,这个琢字,我以为它包涵了两个方面的意义 ,一是雕琢,用手工琢,二是思想,用思想琢,我们常说的:“琢磨琢磨”就是这个意思,只有做到了这两点的结合,并通过对一块玉石原料的反复思索、推敲,施以精湛的工艺,玉雕作品的艺术性方有可能充分展现出来。
我们再从相对的角度来分析,“琢”字相对而琢,雕者琢,观者琢,在这里琢字不光是针对雕琢者一方面的问题了,而成了雕者与观者的心灵互动,双方的思想交流,情感沟通。与此同时,彼此思维展开、情节展开,雕者与观者缩短了差距,产生共鸣,碰出感应的火花……。
一条弯曲流畅的线条,可以是柔软的,也可以感受到是坚硬的,似小桥流水、似流星划过;一块泛着幽光的面,似海洋、似晴空、似浮动的纱、也好似耸立的冰峰。
这一切的一切,只有从具备了精湛工艺的优秀的玉雕作品中才能感受到。艺术内涵因工艺而再现,工艺丰富、再现了意境;意境、工艺完美结合,实现、推动了艺术创作。古今中外,艺术作品的发展历史均表现出同一个规律,玉文化的发展史也不例外。
(作者:新疆玉雕大师、新疆工艺美术大师  赵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